PLoS One开始大规模撤稿,“水刊”改邪归正了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  • 来源:成都大学教务系统_安徽工程大学教务系统_哈尔滨理工大学教务处
阅读模式

   解螺旋公众号·陪伴你科研的第1839天

  现在PLoS One已经触底,未来很有可能反弹。

  上周,解螺旋发了《

  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兰平课题组诚聘科研人员

  》,里面要求“发表SCI论文第一作者1篇(IF>5)(不含《Oncotarget》、《Medicine》、《Scientific Reports》三本期刊收录论文)”。

  有一条后台留言很有意思,居然没有PLoS One?

  1

   由于前些年这四本期刊有很多共性,比如说都是OA期刊,发文量大,影响因子也还可以,所以人们已经习惯把它们放一起,称为毕业“四大神刊”。

  但现在情况已经完全不同了,Oncotarget被SCI剔除,Medicine发文量增长100多倍,影响因子腰斩再腰斩,今年估计2分都保不住。四大神刊如今仅剩Scientific Reports(下文缩写为SR)和PLoS One, 从影响因子上来看,SR还是领先PLoS One的,为什么一些机构只禁了SR而放过PLoS One呢?

   那是因为,现在的PLoS One并没有大家想的那么水。

  与其他期刊相比,PLoS One更像是PLoS出版社做的一种实验,在创刊之初就与别的期刊定位不同,并不十分追求研究的创新性,更注重研究的规范。别一些期刊可能因为文章不够新而拒稿,但PLoS One里这种情形会少很多,也会对IF产生一定不利的影响。

  还有在 PLoS One的投稿要求中,对于伦理审核的要求极高,不仅涉及人体和动物实验的伦理声明,对非商业化的细胞系、潜在的生物安全和现场调查等都有自己严格的标准。

  此外,PLoS One对研究中数据的共享和可利用性也有要求,必须上传论文原始数据、原始的Western blotting图等。甚至在2014年,PLoS对旗下所有期刊都制定了实验数据强制可用的政策,要求作者“使其论文中描述发现的所有数据完全公开,没有限制,除了少数例外”。

   所有PLoS手稿必须包含数据公开性声明,还强烈建议作者在出版前将其数据提供给公共数据库。 这点可以说是期刊中的异类,SR也只是说作者应该分享实验数据。因为虽然数据开放的支持者提倡全面的数据透明,但生物医学界存在相当大的阻力,没有特别情况一般不会要求公开数据。

  但凡觉得自己研究新颖,数据有必要保密的研究,都不太愿意在PLoS One上发表。再加上期刊对于伦理和数据那些定死的条条框框高要求,使得 PLoS One里的研究上限低,下限高。 所以PLoS One里会有结果比较搞笑的文章,但看实验设计并没有大毛病,真正水的文章很少。

  2

  而且PLoS One也认识到了自身的问题,加大了对实验结果的考虑。从去年开始,进入了大撤稿模式。

   2018年,PLoS One的撤稿数达到了53篇,占了去年所有期刊撤稿的3% ,相比前几年的20篇算是飞速上涨。而截止到4月份, PLoS One在2019年也已经撤稿22篇,预计全年撤稿会接近70篇。

  前斯坦福大学的科学家,现在的科学诚信顾问Elisabeth Bik近两年向PLoS One报告了348篇有问题的论文。其中22篇已被撤回,1篇还在关注中,另外还有55篇进行了一些纠正。

  PLoS出版社也增加了3名新员工来审核文章,在这些学术道德团队的工作下,预计这两年PLoS One会掀起撤稿的高潮。同时,对于新投稿的文章,要求也会严。

  3

   接下来说说PLoS One的数据,预测下即将到来的2018影响因子。

  2016与2017两年里,PLoS One总共发表了42,458篇论文与综述,而期刊2018年的引用量为114,111 。 预计影响因子=2.69,考虑到正式影响因子一般略高,应该会与2017年持平。

  再考虑到近年PLoS One发文量的持续下降, 预计今年不超过15000篇。 再加上文章要求变高,未来两年有可能会重回3分。

  最后,有人说很多期刊变水都是中国学者灌的,但在PLoS One上这个观点明显不成立。即便是发文最多的2015年,中国学者文章也只占18.187 %,远低于美国的28.141 %。再把时间跨度拉大到5年,国人文章更是仅占15.155 %,美国是28.270 %。

  怎么看,都是美国人灌的水更多……

  —END—

猜你喜欢